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理想主义者这个词永远消失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6:18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我是一个台湾人,也是一个从小就有身份认同焦虑的孩子。因为我的父亲是一个台湾人口中的外省人。他在很小的时候跳上了火车,比蒋介石稍晚几天到了台湾,没有和父母道别,从此成为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

父亲再也没有回过他的老家山东。他在世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早日回到大陆。他希望能够回到那个他长大的地方,能够见到自己的父母。他有一份很深很深的乡愁,但山东那个地方,儿时的我并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我的母亲是台湾基隆人,一直到23岁她才知道自己是有父亲母亲的人。我的外公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国民党军队打了6枪,丢到河里,几天以后尸体才被发现。外公曾是基隆市副议长,当时帮助大学生办报,反对国民党贪污腐败,被国民党官员在一天夜里叫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无根的孩子,他们都是孤儿。

我母亲生了7个孩子,全部是女儿,我是老幺。我爸爸曾经说,如果再生一个孩子还是女儿,他就要离开我们他必须要有一个儿子,带着他的姓氏,将来回到大陆。所以在我生下来以后,父亲就选择离开了我们。

我母亲手把我们带大。这么看来,我也是那个时代的留守儿童。在我出生没多久,妈妈就出去工作了,家里不能断炊,孩子需要吃饭。妈妈生了7个女孩,死了3个,活着的这几个里还有一个得了小儿麻痹症。在我的童年时期,我由邻居们带大,一年只见我妈妈一次,因为她的工作不允许她日日顾家。我懵懂地甚至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对父亲的印象更是一片空白。

时代造就了许多家庭的悲剧,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由于二二八事件,我的母亲从一个基隆市副议长的千金变成一个做苦工的佣人。在那个时代,没人敢和我的母亲有太多接触,因为很有可能就会在某天夜里被神秘人带走。

在整个焦虑的青春成长期中,我感谢上天给了我一项天赋读书。我仍然记得村口有一个小书店,我常在那里看书。我看卡夫卡,看萨特,看所有存在主义的书。我看三毛,我要流浪,我要出走。如果不是阅读,我这样的小孩可能会变得非常的没落,甚至走上邪路。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尽管我功课很好,但在16岁高中没毕业那年就进入了娱乐圈。这是一个非常浮躁的圈子,艺人们每天都要早起化妆,穿上漂亮衣服,努力把同行比下去,好让第二天报纸上自己的照片更醒目一些。但是在后台,当别人在八卦的时候,我都在看书。

我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个天赋,是阅读带领我走到今天。

我奔忙了很多年,很累,很无奈。直到最近的某一天,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应该做点什么。如果这样无止境地为名利奔波下去的话,我的人生会失去价值。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给予像我一样的那些留守儿童以帮助,为他们输送力量。于是,我设立了我一直想要设立的基金。

很多人都打击我说,没有用的,送孩子们几本书,去山区看望他们,就能改变他们的命运?现实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改变的,你太理想主义了!

我想起了自己身上的一个故事。我刚开始唱歌的时候,台湾的公司邀请我去演讲。我的经纪公司说不能演讲,演讲的话艺人就没有了神秘感。但任性的我还是去了。我讲了100多所学校,其中有一所是公立学校。这个学校处在台湾犯罪率最高的一个县市,那里的孩子的父母大部分是以赌博和贩毒为生。我们在演讲完后会和一些孩子进行一对一的会谈。

我访问了其中的几个孩子。其中一个男孩14岁,一直哭,说爸爸妈妈不让他上学,他们在家里摆赌局。他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再过4年,你就该独立了,为了18岁的自己,现在乖乖地听父母的话,避开他们对你的伤害,18岁以后你就属于你自己了,就可以离开家了。为了18岁的你,一定不能放弃。

二十年后的某一天,我收到了一封信,正是这个哭着向我求助的孩子写来的。他说自己一直记得我跟他说过的那句话就算全世界都放弃你,但是你绝对不能放弃你自己。他在18岁那年离开父母当了兵,之后考上了大学,然后结婚、生子。

我看完那封信,心里非常震撼。这封信给了我力量,于是我设立了静新图书基金。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知道生命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生活。这是一个全民英雄主义的时代,只有你不是人的时候,你才会要不断地提醒别人说我是人,我需要被尊重。只有我们没有身处在一个理想社会的时候,才会有理想主义者的存在。

通过阅读创造一个真正的理想世界,让理想主义者这个词能够永远消失。

因为,我们已经身处在一个理想杜会了。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崇左西服制作

定制制服

随州制作西服

铁力西装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