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相思化作雪满天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7:17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核心提示:“洁白的雪花飞满天,大雪覆盖着我的校园,散步走在这小路上,留下脚印一串串,有的深来,有的浅,有的直来,有的弯,朋友啊,想想看,门路该怎样走,洁白无垠的门路上,该怎样留下,留下脚印一串串”,又是一个冬天来临了,又是满天的飞雪,我又唱起了这只歌,我又深深地想起了你,你好吗?你那里可有雪花飘飘?   多少...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大雪覆盖着我的校园,散步走在这小路上,留下脚印一串串,有的深来,有的浅,有的直来,有的弯,朋友啊,想想看,门路该怎样走,洁白无垠的门路上,该怎样留下,留下脚印一串串”,又是一个冬天来临了,又是满天的飞雪,我又唱起了这只歌,我又深深地想起了你,你好吗?你那里可有雪花飘飘?

多少年了,我每个冬天都会来到这个我们从前一起上学的学校,在飞雪中看着那些一如我们当年一样年轻的学子们,看他们的每一张脸,希望在这里面寻到你;听他们哼着歌,我的耳朵捕捉着哪个是你的声音;看他们经过我的身边,礼貌地向我颔首,把我当成了一位老师问候......我多想看见你啊,可是,雪花飞啊,飞满我的身材,我站在那,站成雕塑,也不再能看见你......我想你,想你。

“我叫尹雪红,我希望和你做个朋友!”突然地你走到我身边,响亮地自报家门。那是高中生活的第二天,我还不适应那生活,因为我的自闭更加觉得日子难熬。

对于你的热忱我开端是反感的,我不愿意和人说话,更别说是交朋友了。我冷冷地把眼球往上一抬,扫了你一眼,一句话也不和你说,就又自己看书了,躲在我自己的天地里是最安全的。我不须要别人。

“大小姐,别看了”,你一点也不在乎我的冷淡,一把把我从石阶上拉了起来,“你看,天多蓝。今天没课,我带你去爬山。”我想甩开你的手,可是,你也是一个女孩,却比我力气大多了。你的手大大的,热热的,紧紧的握着我的细细的手指,让我不能逃开。

我冷冷的跟着你,你的热忱是我讨厌的,我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你这样开心,这样一头热的带着个冷若冰霜的我。我只不看你,我的眼睛只看周围那些不会说话的东西,它们宁静的站在那里,多好,不会不停的聒噪,像老槐树上的乌鸦,一张口就是死亡。它们会宁静的看着我,在无语中和我交流,风会给我梳理头发,雨会给我洗个脸,花草是我的小玩意,陈列在天地这个大梳妆台上。累了,大树可以让我依附。我的世界有它们,和它们在一起,我是快活的。一沾上人气,一切都被毁了。我恨你,恨你损坏了我的世界。

“思琪,和我交个朋友吧”,你认真的看着我,“我知道,你不愿意说话,你不用说,只要你不谢绝和我在一起就好了。你的身材不好,以后,我每天都喊你起床跑步,帮你锤炼。”说完,你像下定决心似的,重重地点了下头。从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冷,我的不可理解的冷,将别人拒在了千里之外。

我的心里,突然地吹过一阵暖暖的风。我第一次那样仔细地看别人的样子,你的脸是黝黑的,泛着红光。你的眼睛大大的,我看着它们,就会想起,暗夜里我抬头仰望天空,那黑丝绒的幕布上的亮闪闪的星星。你的鼻子那样高,我觉得它不该长在一个女孩子的脸上。你的嘴也是大大的,厚厚的嘴唇被坚毅的唇线包裹了。你像个男生,我心里觉得。

你竟然一丝不苟地保持了你的商定。每天,天蒙蒙亮,你就会把我从清冷的梦中喊起来,拉着我的手在黑黑的操场跑道上,将天色从灰黑跑成鱼肚白,再从鱼肚白跑到金亮。我只气喘吁吁地跟着你,看你的有形的侧脸因为活动更加的黑红。我的心里也开端暖起来,有一种苏醒的激动。我真想像你一样大吼两声,这个想法让我自己也吃了一惊。我不再躲着你,我创造你像我爱好的大树一样。

你带着我打饭,把那些挤我的人一下推开,“别觉得人家淑女,你们就欺侮她。听好了,从今起,我就是思琪的姐姐了,谁再欺侮她,本姑娘可不饶他。”你像个大姐大一样,我心里是暗笑的。

你带我到浴池里洗澡,那么多的人,在热气腾腾的白雾里像鱼一样光着身子。我摔开你的手就想跑,你却一把拉住了我。

“思琪,你不能总在你的小圈里,你要看看我们的生活,适应它。”第一次你生气了。

你硬拖着我回到浴室。第一次,当着那么多的人脱衣服,虽然都是女孩,我还是窘得脸红到脖子。你看着我笑了:“思琪,你太美了,你不敢和我们一起洗澡,是不是怕你秀色可餐,被我们吃了呀?”你只管打趣着我。我恨你,狠狠地打了你一下。“不错,思琪,你有劲多了,看来,跟着我,你进步多了,这步不是白跑的,你还得持续。”你脸皮可真厚。

到了浴室内,那白烟和热乎乎的人气就更浓了,我杵在哪,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你把我拽到一个水龙头下,轻轻的揉搓着我的头发,我恍惚了。是的,你多像我的妈妈啊。从小到大,都是我的妈妈在给我洗澡,在那个洁净的白浴缸里,漂亮的妈妈柔柔的洗着我的身材。可是,她走了,再不会有人给我洗澡了。那白浴缸里躺了另一个娇艳的女人。我恨那女人,也恨把她带到这浴缸里的那个男人。本就少言寡语的我更加无话了。

热热的水流在我的脸上,我抱着你哭起来,肆无忌惮。整个浴室的女孩都停下来,不解地看着我们俩。我只是哭,只是哭,紧紧地抱着你,你也抱紧了我,用你的大手轻轻的抖抖的拍着我的背。

你一如既往的带着我,早上跑,后来,傍晚时你也会带着我锤炼。

校园里的树叶由厚重的绿变成了浅淡的黄,最后,那黄也褪去了。冬天来了,天气好冷,我一点也不想起床。你喊我,我只当听不见。你一把把我的上身抬起来,拿来我的外套套在我的身上。又用一条冷毛巾擦我的脸,我是再也睡不着的了。只好乖乖地跟着你去跑步。

天好阴啊,到处雾蒙蒙的,空气是憋闷的冷。

“要下雪了”,你说。

果然,我们才跑了半圈,天上就飘起了雪花。那雪花轻柔地落在我们的身上,我用手接了一片,那凉凉的雪片一沾上我的手就化成了一滴小小的露珠了。你也非常开心,扯着嗓子“哦噢”的大叫。雪由一片一片变成了一朵一朵,而后成了一团一团,那年的第一场雪是我记忆中最大的第一场雪。

下午放学后,地上就有了积雪。你带着我到我们俩的私密小花园里去玩雪。说是我们的私密小花园,其实就是校园的一条小道的最尽头。那里很少有人迹,冷生僻清,可是,绿树红花不但不因为没人观赏而憔悴,反而因为清净更开得美艳。那是我最爱的处所,现在多了个你。

雪花薄薄的给弯弯的小路覆了一层底妆,那光秃秃的树,因为没有了枝叶更有了一种线条美,沧桑感。现在它们又长满了白头发,更是垂暮老人了。我和你手拉着手宁静地走着。脚下有清脆的咯吱声,头顶有几声鸟鸣。想是我们的到来惊飞了树上的麻雀吧。我们坐在石条凳上,那凳子凉凉的,隔着厚厚的棉衣传到我们温热的身子上。我打了个冷颤。你把你的红红的围巾解下来系在我的脖子上。

“思琪,你带这条围巾像是雪中的红梅花,真好看。这是我妈才给我买的,我把它送给你,留作纪念。”你看着我,一边把我被风吹乱的头发理了理,拍了拍我的脸颊,一边说出了这句话。

“还没放假呢?”我说。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大冶订制西装

福建职业装订做

衡水西服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