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黎叔简史张黎的乾坤本不需要武动河豚专栏金玉岚

发布时间:2020-10-18 15:07:43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原标题:黎叔简史:张黎的乾坤,本不需要武动 | 河豚专栏

-?河豚专栏?-

不一样的特约记者

不一样的新鲜内容

如果你也有独到的见解,欢迎投稿

也许下一个专栏作者,就是你

邮箱:lmx@ylzbl.com

作者/姜东瀛

?

以色列人尤瓦尔·赫拉利在刚发布的《今日简史》中说:当今的一些改变,是让人生的模块重组,是让不连续性成为最显著的特征;人不管什么年岁,要发展,就得去塑造“想象的现实”。

这位畅销书的作者,写了三部《简史》,都在描绘全人类即将面对什么,未来可能有哪些力量武动乾坤。

至于朗朗乾坤是不是洋洋得意,赫拉利偏悲观。

而中国人黎叔在自己的创作领地里,也乾坤大挪移了。他思考着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事儿。与小他近20岁的赫拉利不同,黎叔是个克制的乐天派。

黎叔不是那个十年前的沪上广电少帅,如今的亚洲投资大佬,不是,那是黎爸爸。

黎叔是人民艺术家,进入本世纪后,拍出了不止一部在中国最被待见的历史类型电视剧。强调一下,冯小刚电影《天下无贼》里广为流传的台词“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中的原型本尊就是咱黎叔。

黎叔是六十岁刚出点头的活力老张,是把在电影学院上大二的李光洁培训成“光绪皇帝”(走向共和),把事业低谷中的王学圻老师拉回来做男一号(军人机密),把名不见经传的黄志忠打造成荧屏第一“海瑞”(大明王朝1566),把日常开挂的孙红雷继续推向属于卓越演员“巅峰体验”(人间正道是沧桑)的那个大国工匠。

黎叔的妙手仁心也让胡歌在车祸过后演艺事业的一蹶不振中复出雄起(四十九日·祭),亦使得文章从出轨危机后的沉沦里再度归来(少帅)。

黎叔帮了谁,都有数。

大牛导黎叔真正悉心调教的九零后,杨洋并不是第一个,南京女孩张歆怡才是。张姑娘九八年的,可比同岁的蔡徐坤、宋祖儿、孟美岐见识的大场面要早,人家12岁不到就被张艺谋导演挑出来跟倪妮,曹可凡配戏《金陵十三钗》的女二“书娟”。

几年后,黎叔用她雕刻了一下传奇女神赵一荻赵四小姐,那会儿,南京女孩也不过未成年,她在《少帅》的赵四扮相,并没有扑街。黎叔对演员的掌控力道,向来出神入化,30后王冰,40后王学圻,50后孙淳,60后黄志忠,70后孙红雷,80后胡歌文章小宋佳,90后张歆怡,有一个算一个,用谁,也没失手过。

但是用了商业偶像化过度的小鲜肉杨洋,情况就变的有些超越视野范围了。

杨洋和黎叔的化学反应,叠加上天蚕土豆IP的催化剂,剧本的问题就成了碱式碳酸铜的样子,绿了。

黎叔说:杨洋这孩子特别好,配合度蛮高的,表现A+。然而,除了友谊,这个整了两年的IP风潮剧没有实现导演和演员的共同转型。关于《武动乾坤》,视听内容对文学原创的转化,在黎叔这过关的剧本,要背锅。

剧还有一半没播完,鲜花、掌声、吐槽、议论、朋友圈分享、社交货币,这些统统的线上下关注,却都撒落在“乾隆很忙”的同档期竞品中。

黎叔说自己还没来得及关注外界的声音,我却觉得,以前能把棘手题材电视剧拍成精的他什么都知道。

综合战斗力技能,魅力阈值最高的几个剧神导演怎么数,都绕不开黎叔,因为黎叔不抄近道儿,或者抄了,觉得不对重新走,所以,咱黎叔总能带人吃鸡上分儿。

各大卫视的领导喜欢他,市场上的大老板们也密切关注他的动向,但是黎叔片酬拿的真不多,有些人瞎写黎叔身价,把我们的国宝黎叔置于何等境地,其心,贼丑。 ? ? ? ? ?

? ? ? ? ? ? ? ? ? ? ? ?

在神奇的北京电影学院78级摄影班里,国师张艺谋,大摄影师+不算大导演的吕乐,电影学院摄影系总教头穆德远,电影学院曾经的一把手张会军,大明星马思纯的小姨夫顾长卫,都跟咱黎叔一起同过窗。弱弱说一句,国师是破格录取的旁听生,是这个班的“影”,咱黎叔是高考上来的,是这个班的“摄”。

黎叔说过:我们这个班,都是合格的技术管理者,然后大家才渐渐跨界到导演,非常扎实,有些人进了第五代序列,年轻的时候,我们被发到这个电影厂,那个电影厂的,互相赛着比镜头的表达能力,就是看谁会拍暗黑的层次。

英雄出大龄少年。黎叔纯正艺术血统孕育的才能和天赋,发挥在掌镜上,分别助力了九十年代风头无两的陈国星、叶大鹰,后来在华谊兄弟的发展初期,成为了冯小刚的御用摄影师,小钢炮四分之一的电影代表作,摄影指导正是咱黎叔,方才有那句家喻户晓的名言。

《集结号》外围,黎叔也奉献了不挂名的友情帮忙,陪着小钢炮和吕乐到辽宁丹东宽甸满族自治县去挨了几个月的冻。

吴宇森自从参与了内地电影的合拍,就不怎么会讲故事了,他在内地唯一完成的古装大片《赤壁》,赶的是一个老谋子、凯爷、小钢炮都玩儿剩的时髦尾声,中影三爷首肯下,黎叔从容的来给做了摄影。彼时,黎叔可已经是当年电视剧江湖的第一把交椅了。

黎叔刚想做剧的时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央台最火,直到现在复播次数都可以跟《西游记》媲美的《雍正王朝》总监制,就是咱黎叔。讲老爷们儿直男癌之间的宫斗,《雍正王朝》关于宫廷政治“无情最是帝王家”的人性格局剖析,黎叔给做的监制示范,那是非常胜任的。以后多少年,电视荧屏的老娘们儿宫斗此起彼伏同质化,一点没把《雍正王朝》的LEVEL拉下来,拉到凝聚着“监制”无差别的劳动。

中国电视剧市场从本世纪初到今天,始终很成熟,一直比较繁荣,只是水涨而船高,因为新物种新形态多了,品类才开始标准化、概念化、流水线化乃至定制化。

黎叔在此中以导演身份的深度参与和作品产量,大约算是劳模级的,第一部开张之作《走向共和》因种种不可抗力,在播出中被上峰叫停,依然得到了广泛的人际传播和口碑传说,黎叔开辟了艺术实践新领域,这个电视剧导演处女作,打下了惊艳的受众基础,直接封神,且是在播出遭遇黑天鹅的状况下,可见,黎叔当年是妥妥儿创造了收视话题奇迹的。

之后,以两三年走一部的频率,把宏观历史中的典型虚构人物用现实主义手法做出各种解构处理,此种艺术风格的确定,被黎叔屡试不爽,发扬光大。黎叔愿意谈主题和意义的创作方法论,并对此抱之特殊的关爱,他艺术世界中的人物,不管角色设定到多少岁,从不老气横秋,就是一个有派。

王冰的李鸿章,孙淳的袁世凯,陈宝国的嘉靖帝,张志坚的小阁老,吕中的西太后,全都一把年纪,却充斥着克制的少年意气范儿,英姿勃发。黎叔从不希望他的创作是挥斥方遒,不受约束的。如果,创作对象是孙红雷,文章,那就要拍出“好小子们”爆裂、另类、拧巴的叛逆成长史,个性青年在困境中的挣扎,人与亲情、友情、爱情,人与天地的撕扯交战。黎叔让自己重构的历史情境,在影视的局限空间内,得到慢慢纾解的膨胀开来,以及恰如其分的逻辑结果。他认为:电视剧导演比的是什么,是单位时间内释放的信息量相对准确。

所以,黎叔把《武动乾坤》之前的电视剧拍的像电影一样,因为电影对单位时间信息质量的要求,是最苛刻的。

在黎叔的电视剧中,经常出现表示人物心理的意识流闪回,经常冷不丁冒出魔幻的戏剧情境,经常运用各种低沉阴郁的背景音乐去带动去贯穿一整集的节奏,经常做出意味深长的空镜头和关系镜头去阐明关键、隐藏的信息量。

视听语言的花活儿叫黎叔玩儿的,倍儿爽,该交待的,该烘托的,该象征的,一点儿不糟蹋,还能引起足够的留白遐想。

我跟黎叔说:您的这个IP剧,反正我是不看的,我觉得我能代表一大批您的剧迷跟您说这个话,我们希望您回来。我从十七八看您的剧,看到了三十多岁,这个感觉,审美上有依赖。《人间正道是沧桑》好家伙,09年最大的建国六十周年献礼剧,中央一中央八准备双平台开年大戏来着,虽然吧最后调整了,但江苏卫视播了个天昏地暗,二十来个卫视跟播七八轮儿,我看了十几遍,听了好几遍,一失眠,我就开几集,我都能背下来了。

说背就背,一点儿不含糊。我最快速度捋了几句里面的金句台词,比如“枪毙爱情”,比如“真正的现实是什么,是有理想的人,赢得了理想中的今天”。

正当我被自己的记性感动之时,黎叔泼来一盆洗澡水:理想化和理想主义可是不一样的哦,理想主义有悲观主义的成分,理想主义者注定悲剧性成长,正因为理想主义是世俗意义中不可能的愿望,它才有美感,才可能依此营造荧幕内的参差百态和多元表达。然后黎叔普及了一连串他欣赏的英雄少年,林彪、贺衷寒,林觉民的例子全举了。

接着,我几乎要哭了的内心声音继续扭捏作态:如果题材有不可言说的创作瓶颈和监管压力,您就拍一个情感剧都市剧也行啊,现实轻奢主义加上点历史的,年代的,谁能玩儿过您,如今确实出了一个后生可畏的文牧野,可人家只拍电影啊。

然而,举重若轻的黎叔似乎看穿了这一切,语重心长道:你到底还是个孩子。

我又说:在视频网站看您的老剧的孩子也不少呀,我一八五后您觉着是孩子,我还看到了自亮身份的九零后给您一个劲儿的往上摞“弹幕”呢,主题词就一样儿,牛逼。

黎叔是被我说开心了,笑容可掬下依旧低声细语,温吞如玉,可语速明显加快了:你说的意思我明白。人总是要往前走,你们上了我的桥,进了我这里,也得从我这里出去,我这里就这么大,一批人走进来走出去,一代人走进来走出去,后人再进来,我想看后人什么样,我想看看后面人怎么赶路。你们的成长总要和我的创作说再见,咱们的进化不可能一直这么同步。这很正常,弄这个IP之前,我想过这事儿。

此处省略一千字。无语凝噎。

也对,世事洞明的黎叔,什么没见过。

他想跟姜文,老谋子,小钢炮老哥儿几个一样,拍点自己想拍的,用镜头和新故事形态说点自己想说的,怎么了呢。

张黎不属于他的严肃历史剧迷和观众老爷,张黎属于他自己的艺术生命。再者说,他拍了那么多发人深省的拷问式作品,我就一看官,自我灵魂洗涤过瘾了,是不是从没考虑过导演的心多累,他一乐天逍遥派,老这么用挖掘人生残酷面的方式,不断呈现同一种属性的内容,会不会也不利于身心健康。

探索新的剧本语境,开拓远的创作边疆,黎叔说,他就想传达不同世界的青年人为奋斗而焦灼,痛并快乐着的过程,不是梦,是过程。

毋庸置疑,这个玄幻的语言系统让很多人不可思议,或者不满意,但那是流行文化和黎叔的不兼容所致,黎叔有一颗年轻的心,试图想拥抱更年轻的人,但是会错意的概率也是有的。资深观众不用容错,黎叔自己也不是在试错,他就这么想的,他就那么做了,市场会给反映,我们却依然要尊重他。

黎叔的身材就像一个翩翩少年,年过花甲没有肚子的人,我是没见过几个,黎叔算一号,清澈不油腻,欢快又轻盈。黎叔的语态除了暖,我想不出其他的词儿。

《今日简史》里,赫拉利还抱持一个观点:我们也许判断对了困境,但可能关心错了问题。

黎叔尚憋了一个存货大招,做好了却没在国内面世,绿水长流,总会看到,那就是《孔子春秋》,听说周一围演的子贡。

子贡是谁,了解点国学的,上过初中的,背过《论语》的,都知道。全剧的引戏人周一围,这听着就已经惊喜地哆嗦了。

黎叔还要弄《曹操》,搞不好姜文要迭代鲍国安、陈建斌、于和伟的三代曹操,想想这事儿,都觉得炸。

黎叔明年还将亲自执导一个国庆档献礼片,院线的,黎叔没怎么做过商业电影导演,头一次的事儿,黎叔活儿干的漂亮的,还少么。

没有什么壮怀激烈的冒险,只有壮心不已的修行。

以后黎叔的电视剧,我斗胆妄测,估计他大概不会再去触碰叫IP的东西了。

回收钨钢铣刀

外呼机器人

粉象生活app下载

二手真空冷冻干燥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