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科学家称未来食用转基因食物将不可避免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4:25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科学家称未来食用转基因食物将不可避免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1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荷兰埃因霍芬理工大学的一座洁白的房间内,未来的晚餐摆上桌面。桌上的牛肉是使用试管技术培育的,这些牛肉纤维精巧地拼接出一个“肉”字;有些“蔬菜肉”做成的餐前点心。使用基因技术培育原料制作的寿司,还有可以任意编程设定的红酒:其中含有微波脉冲,你可以随意设定自己的喜好,从蒙特普恰诺到穗乐仙,各种美食,不一而足。   但这些在目前阶段还都只是幻想,这是在埃因霍芬理工大学近日举行的一次未来食品展上出现的场景,只是这些食物都是用橡皮泥和其它替代品制成的。然而有一点是关键,那就是所有在这里所展出的展品并不完全都是凭空的幻想。正如该校助理教授柯特·冯·曼斯伍特(KoertvanMensvoort)所称的那样,它们“几乎是可能的”。曼斯伍特本人还参与了网站nextnature.net的制作,这个网站关注未来技术的发展。他将自己学习工业设计的本科学生召集到一起,并邀请来生物技术工程师,市场专家以及伦理学家,要求他们列出哪些未来食物现在实际上对我们而言已经近在咫尺。   两难的境地   事实是,人工牛排离我们或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汉堡包似乎就要更近一些。荷兰试管肉研究权威马克·波斯特(MarkPost)教授曾经承诺在2012年年底之前推出首份人工制作的汉堡包,其中将使用100亿个实验室培养的肌肉细胞。目前波斯特和其它荷兰研究人员正在努力尝试攻克一个技术难关,那就是如何将这些软绵绵的“试管肉”转变成某种拥有自身结构的,具有传统真实牛肉般口感的牛肉产品。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或许得用到电击方法。   对于这个问题的探究对于未来解决人类的食物问题具有重要意义。这个问题的本质并不是我们能做什么,而是我们可以接受什么。有些科学家警告称试图复制人类食用的肉制品将是徒劳无功的——这是又一种对于传统食物的无知和短视的盲目怀旧情绪。正如荷兰学者,前食品创新研究项目主管,联合国顾问路易斯·弗兰斯克(LouiseFresco)所说的那样:“说‘自然的就是最好的’,并以此拒绝全球化,回到过去食物‘真实而可靠’的时代,这种想法太过简单化了。”   曼斯伍特表示:“这是一件肯定要去做的事,去尝试并复制你所了解的东西。这并不是你如何去创新的问题。我们从手推车开始,但最后我们造出了小汽车。‘自然’这个词是最大的市场营销骗局,也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个。”   制造出这些未来高技术食物的最大挑战实际上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本身,而是全世界各地的消费者们对此的态度,正如全世界各国的食品科学家们所说的那样,即消费者们的那种“排斥情绪”。这种来自消费者一端的消极反馈当然也会影响到食品公司的态度,让他们在这方面变得愈发谨慎,而这些公司则恰恰是开展相关研究工作的主要资金赞助方。在美国,这些食品公司对于自己在开发这些食品技术方面的研发活动都三缄其口。   不可避免的选择   然而这些研究将是必须要进行的,原因非常简单,全世界届时将会有90亿人口,这些人将不可能完全依靠现在的传统生产方式养活,尤其是对于肉类方面更是如此,我们的星球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生产强度。这个问题在荷兰显得尤为突出,因为荷兰人的猪肉食用量高居欧洲各国之首,然而即便如此,荷兰的食品公司也没有公开地对曼斯伍特或其它任何相类似的人造肉类研究项目提供资助。因此目前所以的这些研究资助还都是来自荷兰政府。   曼斯伍特对于食品公司的胆怯表达了鄙视的态度,尤其是在这样的关键时期,他说:“如果他们看到类似‘人造寿司’之类的名字,他们就会说:‘不要把我们的名字放在它旁边!’他们害怕了!”在一次有关食物和纳米技术的科学会议期间,一位来自一家欧洲最大规模食品公司的高级官员就曾经请求记者不要披露他出席了这次会议的消息。   所有这一切都是孟山都公司惹的祸。弗兰斯克说:“他们开发除草剂,然后美国政府允许它公开推销自己的这种产品,这真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弗兰斯克希望在未来拥有90亿人的世界上,不但是富人,穷人也可以吃饱。孟山都公司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法兰肯斯坦医生,公众对于这家公司在美国和印度以及其他地方的胡作非为深恶痛绝。随之而来的更严重后果是公众丧失了对生物科技的信任,这种态度不但关上了富裕世界获取新型食物的闸门,而且还对全世界对抗饥饿的努力产生消极影响。非洲还有上亿人口无法得到稳定的食物供应,而使用转基因技术之后,水稻的产量可以上升40%以上。   弗兰斯克说:“非洲的科学家们问我们‘你们不怕我们学会这项技术吗?’”她承认这里确实存在风险,但是她相信采取更加严密的监控而不是禁止将会获得更好的效果。尽管荷兰的科学家们非常小心地避免使用“转基因”这样的字眼,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达成默契,那就是这个时代正在悄悄来临,欧洲需要这些技术,否则就会被时代抛弃。   公众最终将会接受转基因食物   那么出于伦理道德方面的考虑,人们是否最终会接受这种新的食物形式呢?科·冯·德-惠勒(CorvanderWeele)是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哲学教授,她认为最终公众将会看到转基因食物在伦理方面的益处,因此他们最终将会接受这些新型食品。她说:“人们将会看到这方面的益处,从猪的身上获取干细胞就可以生产大量猪肉,而不必要去杀死数百万头猪,这一点对于消费者们来说将是非常吸引人的。”她还引用了在沙漠地区开展的一项实验结果来论证自己的观点,即使用新型方法生产食物将会极大地节省能源耗费。这项实验在沙漠地区的一个被称作“生物反应堆”中进行,使用太阳能提供能源来生产肉类,最后人们发现这样做获得的节能效益将是惊人的。惠勒表示:“相比传统做法,这种新型做法只需要原来1%的土地和2%的水就可以得到一样的结果。另外温室气体的排放也会比传统做法减少90%以上。”   在2035年吃“真正的”肉类将会是像今天食用鲨鱼翅一样是一件违背一般社会伦理的事,并且价格也将非常昂贵。正如马克·波斯特博士指出的那样:“一位吃肉但是骑自行车出行的人要比那些只吃素,但是出门却开着悍马车的人要环保多了。”   就现在而言,我们能够确定的一点就是:未来的肉类将会更贵一些,而且它们将不会是以瓶子里的药片那样的形式出现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这种事情几乎是难以实现的,就连一向以科幻级别创新著称于世的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发展局也已经放弃了想将2000卡路里热量的食物硬塞进一个小小药片里的尝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要这样做的重要理由,那就是我们喜欢吃东西的感觉。尽管食品行业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将我们根本就不需要的东西推销给我们,但是说到底顾客还是上帝。   因此我们现在对于事物的渴求就变成了一种自相矛盾。我们希望自己保持高贵的品性,不想杀死其它生物以获得食物,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却又非常怀念传统食物的那种感觉。我们希望能花费更少的钱得到更好质量的服务。我们希望我们所吃的食物更加天然健康,尽管这两者一般情况下并不能画上等号。我们希望能比我们的上一代吃得更好,但是我们却屡屡羡慕上一代人吃的食物。怀旧情绪,猎奇心理,猜疑症,以及充当高雅绅士的渴求,种种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人们心中对于科学,对于超市和食品行业的黑幕充满着怀疑和不信任。   在未来的25年内,以上所提及的这些中几乎没有任何一样看起来是会发生变化的。但是我们所面临的食物供应问题确实正在变得愈发严重:全球气候变化以及廉价化石能源和废料供应的终结,这一切都将深刻地改变食品供应产业。世界最主要的三大粮食作物:大米,小麦和玉米的主要生产国都是那些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而数字是冷冰冰的,比如说玉米,当气温超过30度以上,玉米便将难以正常生长。   转基因食物造福人类?   所有的未来食物研究专家都同意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现有的食物供应方式将是无法持续的。尽管有机主义者坚信回到最初的状态将会解决目前世界面临的食物问题,然而却没有一位严肃的科学家相信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可以应对未来人类的食物短缺问题。因此,如果在未来我们想要每个人都能吃饱,那么我们就将不得不接受一种新的“非天然”的食物。事实上消费者们已经很自然地接受了很多“非自然”的产品,比如经过细菌发酵的酸奶,比如经过脱脂处理的蛋黄酱,包括各种让食物更加美味的化学物质,等等。   作家乔西·施瓦德(JoshSchonwald)注意到美国在这方面已经走在了各国的前面。在他的新书《明天的食物》中,他披露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实验室内正在试验各种基因融合技术,制造诸如有海蜇味道的葡萄,或是有鲤鱼味道的土豆,再或者是可以在货架上放上数周也不会坏的莴苣。美国可能已经有了转基因的猪,它们的生长速度比一般的猪快5倍。美国还利用北极光鲽的基因改造土豆,以达到延长其保存期的目的;在以色列,也有相似的对柠檬进行的项目,也得到了来自消费者的积极回应。不过这些都遭到了绿色和平组织的强烈抗议。   在施瓦德看来,目前整个产业所需要的仅仅是政府适当放松其对相关领域的管制,以便相关研究得以获得必要的资助。但是后来他变得更加激进,他称那些完全拒绝转基因食品的做法是“肆无忌惮,危险而没有人性的”。他认为必须确保那些最贫困地区的孩子能够得到必要的营养。   然而从历史经验上来看,高技术的发展常常并不能让穷人受益。化学肥料和除草剂已经让农民们产生了依赖性并造成严重污染。而医药领域取得的最新进展也基本都是为富人服务的:事实上世界医药巨头花费在增强男性性功能方面的研究费用要远远超过他们花费在克服疟疾上的费用。而只有我们所吃的食物才是实实在在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得到利益的方面。   我们现有的饮食文化中必须加入一些东西。看起来食物的价格再也不可能回落到2000年前后的水平了。在西欧,普通家庭花费在食物上的开支大约占据家庭总收入的10%~15%,而在60年前,这一数字大约是60%。伦敦城市大学食品政策学教授蒂姆·梁(TimLang)表示廉价的食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在目前我们其实并未按照其实际价值支付费用,他说:“我们一直受益于自然界提供的价值,还有遥远的产地,还有廉价的劳动力。”   仅仅考虑人口增长这一个方面就足以解释价格的上涨;联合国粮农组织评估认为到2050年时,全世界至少需要增产40%的粮食,而现在,全球气候变化已经开始影响世界上的一些主要粮食产地。蒂姆告诉英国政府,基于高耗能的粮食生产时代已经结束了,如果继续以牺牲生物多样性进行生产活动将是灾难性的。当未来来临,对于我们吃的东西,每个人事实上并没有什么选择。(晨风)

西双版纳工业设计

咸宁工业设计

铜川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