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洗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洗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痛失中石油澳气企割股促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5:54:39 阅读: 来源:酸洗缓蚀剂厂家

痛失中石油 澳气企割股促销

中国页岩气网讯:继中石油和澳大利亚伍德赛德石油公司液化天然气的框架协议失效之后,澳洲各大天然气开发商均表示将更大幅地出让项目股权,以吸引潜在买家。分析师认为,这显示了澳洲液化天然气(LNG)开发商在低迷的行情下周转资金的无奈。

失中石油订单是“一个打击”

“近期是澳洲一系列LNG项目敲定2010年最终投资的阶段,市场竞争激烈。”摩根大通的悉尼分析师马克·格林伍德说,“到2015年,市场当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但很多长协项目必须在当下签订,气企压力很大。”

因为建造天然气液化和再气化设备以及专门运输液化天然气的船只必须使用特殊的耐低温合金钢,成本高昂,液化天然气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一个项目动辄百亿美元。金融危机和低气价使得前几年气价在高位时拼命扩张的澳洲LNG开发商们现在格外被动,失掉中石油订单其实在所难免。

外电报道显示,国际方面普遍认可中石油关于“伍德赛德公司不能在协议约定的时间内实现供气,因此,该框架协议到期不再延期”的解释。根据2007年签署的框架协议,伍德赛德应该从2013年起开始向中石油销售天然气,但是在项目中占股50%的伍德赛德及它四个合作伙伴预期要到2012年年中,才能对这个拟议中的项目做出“最终投资决定”,首批天然气至少要等到2016年或2017年才能发运。时间表的打乱是双方“分手”的直接原因,而资金缺乏又是项目被一推再推的主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项目中天然气处理厂的选址问题)。作为项目经营方的伍德赛德公司预计,该项目将总共需要约300亿至500亿澳元的投资,但分析人士认为,目前伍德赛德募集到的资金还远远不够。

行业网站挪威石油上游在线8日发表文章称,失去中石油的订单对澳大利亚正在建设的重要LNG项目的进展是一个打击,而对当事人伍德赛德来说,该公司近期的任务是力保和大阪燃气的订单。据瑞士银行能源分析师乔丹·拉姆塞介绍,如果伍德赛德成功签下大阪燃气,加上之前和台湾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的供货协议,之前与中石油订单所属的布劳斯项目的销售压力会得到一定缓解。

为“愁嫁”项目添嫁妆

可是,保住订单并非嘴上说说。总部设在墨尔本的澳洲当地媒体《时代报》11日撰文指出,中石油和伍德赛德“分手”为澳洲油气公司敲响了“开工需及时”的警钟,因为资金问题而不能开工,又因为不能开工而流失资金,为了跳出这个说不清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恶性循环,澳洲的LNG开发商们终于决定先行一步,拿出股权作为项目的陪嫁。

澳洲的三大煤层气开发商之一源头公司11日表示,为了回报他们的液化天然气买家,源头可能出让该公司和康菲石油公司所组建的合资公司的一部分股权。据悉,按照预计进度,源头需要在今年第二季度前公布该公司亚太LNG项目的客户名单,并在年终敲定“最终投资决定”。可是至今为止,该公司还未签下一单意向性协议。

“近期发生的事件让我们知道保证进度的重要性。”源头公司的总经理格兰特·金说。

同日,澳洲第三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商桑托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可能在未来的天然气供应协议中增设条款,出让部分该公司在昆士兰的液化天然气项目股权,以促成协议。

桑托斯、源头和英国天然气公司是西澳煤层气(非常规LNG的一种)开发项目的主力。据彭博社报道,澳洲现在有12个以上的液化天然气项目急寻亚洲买主。摩根大通分析师格林伍德指出,上下游互相参股的情况并不少见,但“现在澳洲液化天然气生产商向买家提供的股权份额较之以往有明显增长,这标志国际LNG市场已进入有利买方市场。”

资金上的被动甚至可能威胁澳洲LNG开发商在一些项目中的大股东地位。之前,桑托斯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在昆士兰的格拉德斯通成立过一家由桑托斯控股60%,马石油控股40%的合资公司,向马来西亚每年供气200万吨。现在,桑托斯希望在2010年中至年后对马来西亚追加100万吨的出口。该公司称,桑托斯可能会出让合资公司9%的股权给马石油作为增加供应的条件。之所以开价9%,是因为桑托斯仍然希冀大股东身份,而多数分析师表示9%并不足以让订单久留。格林伍德认为,桑托斯有可能出售其在昆士兰项目19%的股权。墨尔本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约翰·赫杰也表示:“我认为为了保住订单,他们可能会考虑多卖一些。液化天然气客户现在要求从供应商那里获得越来越多的股权。虽然这意味着放弃股份,但是此举有助生产商募资。”

相比澳洲本土气企,在澳跨国公司可能更早就启动了“陪嫁”大战。上个月,美国雪佛龙石油公司旗下的子公司雪佛龙澳大利亚公司与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签订的一项410万吨/年LNG供应框架合作协议中就规定,东京电力公司将获得雪佛龙公司在惠斯通项目上15%的普通股以及惠斯通天然气处理设备11.25%的股份。雪佛龙全球天然气公司的总裁张凯思毫不掩饰这张订单对缓解公司资金之急的帮助:“东京电力公司与雪佛龙签订长期能源购买协议为惠斯通项目发展打了一针‘强心剂’。”而中海油与英国天然气集团去年中就澳柯蒂斯LNG项目签署的360万吨/年供应协议中也规定中海油将在格拉德斯通液化厂第一条LNG生产线上参股10%,并购买英国天然气集团在瓦隆矿区煤层气储量权益的5%。

中国市场保留选择

“还在前年的时候,大家一致认为美国的储采比下降比较快,推测能源需求方在澳洲、俄罗斯、东亚和中东地区对LNG的争夺会很激烈。但是近两年,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和煤层气、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开采技术的突破,这个市场慢慢转向对买方有利。这使得前几年气价在高位的时候‘摊子铺大了’的气企资金链吃紧。”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刘毅军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

去年年末,国际能源署发表分析报告也指出,天然气市场正逐步走向对买方有利。而另一个对区域市场并不太妙的消息是,原本盯紧油价的亚欧天然气价格可能会逐步和油价脱钩(目前亚洲和欧洲地区很多天然气长协中的定价都是按照油价乘以某一指数折算,因此比有独立天然气交易市场的美洲价格高昂),亚欧天然气价改似乎箭在弦上。但是据能源智库能源情报集团分析,“各天然气生产商都在避免冲突,目前还没有国家愿意捅破‘停止让天然气价格盯紧油价’这层纸。对买家们(其中一大部分是日企)的报价还是咬得很紧。”对于继续在这个急速成长的市场上抢占客源的LNG生产者,既然不能在价格上让步,又急需资金,对共同开发疑心重重的气企显然把参股作为募资的最好方式。

日前,中澳的LNG贸易规模并不算大,据国际石油行业报《国际石油日报》报道,相比日本对澳洲今年228万吨LNG的订单,中国的订单只有105万吨,上升空间很大。而就中国国内来说,澳洲的气源似乎也只是供应的一条支线。中国是否有必要在澳洲气企“变相打折”时出手呢?

“中国和土库曼斯坦的项目规模达到300亿立方米,中澳失效的项目规模大约是40亿立方米,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刘毅军说。他表示,这几年我国在陆上天然气的引进方面成果卓著,和土库曼斯坦、缅甸、俄罗斯的合作相比,澳洲的单子显得“比较小”,而且,因为我们在陆上一般都是采取合作开采的形式,从风险勘探开始做起,容易控制成本。

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在接受《中国能源报》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土输气管道的建设降低了供给中断的风险,但并不是意味着之后的供给不会出现价格风险。协议价和现实价的差别和过境乌克兰等国的矛盾都要考虑在内。“绿色能源一定是一个趋势,保留尽可能多的选择不失为明智之举。”陈凤英说。

但是,陈凤英也指出,“中澳关系近期不是很顺。澳洲虽然把你看做市场,也把你看做威胁。”这可能意味着澳洲境内企业对中国“让股”可能会比对日韩等国有所戒备。

去年8月,就曾有网民对中石油与埃克森美孚签订的通过该公司在澳大利亚高庚LNG项目向中石油每年供应约225万吨天然气项目(当时这也是中澳双边贸易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订单)提出质疑,认为这个价格折算下来比同期埃克森美孚对印度国有天然气公司的出口价格要高出近1/3。中石油以价差源自贸易估值的假设条件不同作为对此事的回应,似乎显得差强人意。

朝阳订制职业装

富锦西服设计

三门峡制作西服